乌镇再燃互联网之光:多项黑科技竞相媲美 网络安全备受关注
习近平这些年为世界互联网发展提出的中国倡议
李克强对森林草原防灭火工作作出重要批示

茂县太平村村民举报十足“村霸”横行两代

发布时间:2017-03-02  来源:中国法治法制新闻网  字体大小[ ]

子承父业!茂县太平村十足“村霸”已横行两代

侵占村民补偿款、贪污村集体财产、霸占资源

村民细数了“村霸”父子二人21条贪腐行凶恶劣行径

太平村村民联名举报“村霸”要求撤销其村书记职务

还太平村真正的太平!

  我们是四川茂县太平村村民,因本村“村霸”用黑恶手段长期把持太平村党支部书记一职,在村里横行霸道一手遮天,侵吞集体和村民财产,村民敢怒不敢言。在我村刚刚过去的村书记、村长选举中,村民们惨遭威胁、毒打,当前仍有村民因被打伤势严重还在医院住院治疗。他们欺行霸市、横行乡里、操纵选举、煽动滋事、欺压百姓,霸占资源……他们把党纪国法玩于股掌、视为无物,村民迫于他们的强势和威胁敢怒不敢言,早已对这些“村霸”和宗族恶势力深恶痛绝。不愿再受“村霸”欺压、毒打的我们,现联名举报“村霸”太平村村党委书记刘X林(现已逝)、刘X勇两父子,请求上级组织、部门、领导为我们全村村民作主!对其父子担任书记期间的太平村财务进行彻底清查,铲除其家族的黑恶势力。依法严厉打击“村霸”,让全村村民过上安宁、太平的日子!也为最基层的农村,营造风清气正的局面!举报事实如下:

  十足“村霸”一代:刘X林,从1994至2012年,一直采取非法黑恶手段把持太平村党支部书记一职,直至2012年去逝,任职期间乱政、抗法、霸财、行凶,无恶不作。

  十足“村霸”二代:刘X勇,早年,社会混混,为非作歹,偷牛盗马,盗窃商铺,曾被公安机关处罚。对工地老板敲诈、毒打。后期,回乡屡屡犯案,在公安机关抓捕时逃跑而未被抓到。在其父刘X林健在时的安排下,于2012年写入党申请,2013年成为正式党员,2014年当上村党支部书记。由时任乡党委书记徐X的直接操作下,刘X勇实现了三年三大步篡权目标,承袭了其父亲的村党支部书记权位!继续着乱政、抗法、霸财、行凶,无恶不作至今。刘X勇的三个兄弟刘X刚(武警部队在役)、刘X兵(部队转业后在单位工作)、刘X云(在单位工作)则为其充当打手。

  细数十足“村霸”一代刘X林把持太平村党支部书记职务期间的违法事实:

  一、县政府给太平村560万元的风貌改造资金,但实际支出186万元,其余数百万元不知去向。

  地震后,2009年到2010年,茂县政府给我们太平村风貌改造资金,每户数万多元,太平村当时共有186户,拨付总资金在560万元以上(具体金额,村民都不知道,只有时任的村主任唐X友知道)。而工程实际用款,每户均值一万元左右(可以请建设部门进行工程核算),支付总额在186万元左右。还有近数百万元的资金去哪里了?只有时任乡党委忆记徐X和刘X勇等清楚外,广大村民们不知道去向!

  二、县政府拨给太平乡“土地损毁款”200多万元,乡、村领导干部卡了一年多后,在全乡民众的强烈要求下共发放了162万元左右,其余几十万元“土地损毁款”不知去向。

  2010年,县政府给太平乡拨“土地损毁款”200多万元,全乡有2700多人,人均约740元以上。资金到太平乡政府后,迟迟不下发。后来在全乡民众的强烈要求,卡了一年多后,于2011年12月,才给每人下发了600元,总支付162万元左右。还有约几十万元左右的“土地损毁款”去哪里了?只有时任乡党委书记徐X和村支部书记刘X林等清楚外,广大村民们都不知道去向!

  三、乡政府收缴各村公章,搞欺上瞒下的勾当。

  “5.12”地震后灾后重建期间,乡政府以“便于申报项目”为由,把各村的公章收到乡政府统一管理。但乡政府究竟上报并拿到了一些什么项目及其资金,广大民众都不知道。而太平村时任村主任唐X友没肯将村委会公章交到乡政府。但到后来,更换村主任移交公章后,乡政府令其新主任伍X明到乡政府在原主任任职期间,2010年分一、二、三、四季度虚造的下发名册表上加盖了公章。名册表上的人数和金额,究竟是多少?只有时任乡党委书记徐X和村支部书记刘X林等知道!

  四、县政府划拨到乡政府“四改两建”资金,村民每户3500元,但每户村民拿到手的只有1000元。

  2010年,县政府拨到乡政府的农户 “四改两建”资金,每户3500元,全村186户,拨款总资金应是65.1万元。而村里各户尽管都在2010年就已经按要求自己改建完成,但改建款迟迟不下发。后在村民们的强烈要求下,到2014年每户发了1000元。还有46万多元究竟到哪里去了?只有时任乡党委书记徐X和村支部书记刘X林等清楚外,广大村民们都不知道去向!

  五、集体土地的补偿款无影无踪!

  杨柳沟村搬迁到太平村占用土地约30多亩(其中有农户的承包地,也有村集体公有地),县政府拨到乡政府每亩33200元的补偿款,共计100多万元。其中,集体土地的补偿款究竟到哪里去了?只有时任乡党委书记徐X和村支部书记刘X林等清楚外,广大村民们都不知道去向!

  六、数十万元的占地补偿款,村民们知其“名”,却不知其“踪”。

  2010年,县政府规划修建太平村辖泉水岩